沙巴体育_亚博足彩app-【有您*更精彩】√

图片
《共产党宣言》在美国的传播
发布日期:2020-10-29?18:22     信息来源:市史志办     浏览次数:

【内容提要】1848年欧洲革命以及巴黎公社失败后,流亡美国的革命者将欧洲共产主义的传统和亲身经历带到了美国,在那里还不断接受马克思、恩格斯的教诲和指导,《共产党宣言》就藉由他们在美国得以迅速而广泛地传播。研究《宣言》在美国的传播,有助于更深入了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历程,为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提供有益启示。

【关 键 词】《共产党宣言》 美国 传播

19世纪中叶,美国已成为仅次于英国的世界第二大工业国,工人阶级队伍迅速发展壮大以及劳资矛盾的不断尖锐,为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提供了社会和和阶级基础。

1848年欧洲革命失败后,一批德国革命者为躲避政府迫害流亡美国,为新大陆带去了马克思主义,包括《共产党宣言》,并推动了这部作品在美国的翻译、出版。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继续与马克思恩格斯保持联系,并得到马克思恩格斯的指导。随着北美大陆和欧洲工人阶级的频繁往来,在美国翻译和重印的《宣言》又重返欧洲。

至十月革命前,美国已成为出版《共产党宣言》语种最多的国家。至今,也是除中国和前苏联出版《宣言》语种、次数最多的国家。

一、《共产党宣言》在美国的早期传播

促使共产主义者离开欧洲的历史大事情是1848年欧洲革命和巴黎公社的失败,他们为躲避政治迫害来到美国。一些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的领导人,也有国际工人协会成员,其中不少人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好友,如被马克思和恩格斯称为“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威廉·克里斯蒂安·魏特林(Wilhelm Christian Weitling),早期国际工人运动的革命家和理论家、马克思恩格斯的战友约瑟夫·魏德迈(Joseph Weydemeyer),曾担任第一国际领导人的弗里德里希·A.左尔格(Friedrich Adolph Sorge)等。这些从德国来的具有较强政治和工会传统的手工业者和技术工人,在美国创建了自己的组织。魏特林在纽约创立了《工人共和国报》,该刊从1851年10月11日至11月8日分四期刊登了《宣言》德文版第一部分的全部内容和第二部分除结尾外的内容。这是《宣言》内容第一次在美国出现。[1]

马克思非常关注《宣言》在美国的传播,曾寄望一位移民美国的名叫伊格纳兹·科赫(Ignaz Koch)的前德国天主教神父帮助出版《宣言》。科赫曾担任《纽约州报》编辑,1851年2月26日从纽约写信给马克思,要求寄送1册德文版、50册英文版《宣言》,50册《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许诺收到后马上汇款。[2]马克思大概在3月10前后收到了科赫的来信,根据科赫的要求,马克思于1851年3月给他寄去了20本德文版《宣言》和一本海伦·麦克法林(Helen Macfarlane)翻译的英文版。但是后来马克思没有收到科赫的回复。马克思1851年10月16日写信给纽约的魏德迈,希望他能打听到科赫的信息,从科赫那得到《宣言》英文本后,并以小册子的形式出版、销售。[3]魏德迈未能从科赫那拿到任何东西,但他出版《宣言》的努力并没有停止,1852年1月13日,由魏德迈担任主编的纽约《革命》周报刊登了《宣言》第二部分内容。[4]

美国内战爆发后,魏德迈层受林肯委任,指挥圣路易斯军区。战后,美国资本主义迅速发展,全国性的工会组织发展起来了。这一时期,第一国际在美国的影响不断扩大,美国人工人运动迎来了活跃时期。

1866年齐格弗里德·迈耶尔(Sigfrid Meyer)在伦敦出版了《宣言》德文版。同年,他移居美国,很有可能带了一批《宣言》到美国。迈耶尔在美国一直与马克思保持通信,并积极参与第一国际的相关运动。1867年4月30日,马克思在给他的信中写道:“至于国际工人协会,它在英国、法国、瑞士、比利时都已成为一种力量。请您在美国尽可能多成立一些支部。”[5]迈耶尔将1866年出版的德国版《宣言》于1871年在芝加哥重印,此次重印是由美国-德国社会主义团体——政治社会工人协会发起,此版《宣言》附有的一篇题为《致美国的共产主义者》的文章指出:“要通过此书和其他刊物,打击那些诽谤第一国际的声音。”[6]

普法战争爆发后,在第一国际成员以及美国工人的推动和支持下,第一国际位于纽约的三个分部决定建立一个协调中心。1870年12月1日,第一国际北美临时中央委员会在美国成立,左尔格被选为书记,其职责是推动由美国工人组成的新分部的建立,并加强同工会的关系。[7]除此之外,美国工人领袖们还有一项艰巨而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把马克思主义著作从德文译成英文,其中首要的是翻译《宣言》。在1871年10月22日写给马克思的信中,迈耶尔表达了在美国出版麦克法林翻译的《宣言》(1850年版)的愿望。他告诉马克思,在最近(9月21日)的纽约《世界》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有关第一国际与马克思本人的匿名文章,文章中引用了海伦·麦克法林旧版《宣言》的大段内容,还将其定义为一篇“意义重大的作品”。

迈耶尔的夙愿很快由另外一位第一国际成员完成维多利亚·伍德哈尔(Vittoria Woodhull)完成。伍德赫尔在得到美国工业巨头康内留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赞助后,创办了《伍德赫尔与克拉夫林周报》该报在1871年12月30日刊登了1850年麦克法林的英文版《宣言》,这是美国第一次出版英文版《宣言》,题名为《德国共产主义——德国共产党宣言》。

《宣言》另外一次连载发生在1870年代。从瑞士移民到美国的康拉德·康采特(Conrad Conzett)来到美国后,负责《先驱》在芝加哥分部的通报《通号》,1874年3月28日至4月11期间,《通号》以《金融和资本危机III》为题,三期连载了《宣言》第一节的全部内容,文章的一条脚注这样写到:“(这篇文章)在描述危机时的清晰与连贯至今无人企及。”[8]

左尔格是在美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积极推动者,1848—1849年德国革命失败后流亡到美国。从1867年起,左尔格成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美国的通讯员,负责拓展第一国际在美国的业务。左尔格在1870年代初便计划在美国出版一部新的《宣言》英译本。起先,左尔格计划由流亡美国的社会主义者海尔曼·迈耶尔(Hermann Meyer)承担大部分翻译任务。在1872年第一国际海牙代表大会上,左尔格将海尔曼·迈耶尔的翻译内容亲自呈给了马克思和恩格斯,请求审阅。马克思和恩格斯答应对《宣言》作必要的补充。1875年12月,海尔曼·迈耶尔去世。1876年3月17日,左尔格写信请求马克思和恩格斯帮助审阅海尔曼·迈耶尔的译本,并尽快将修改意见以及“补充的部分”寄给他。4月4日马克思给左尔格回了信,同意“着手审阅《共产党宣言》”,但是关于写补充的部分,马克思认为“时机还不成熟”。[9]此后,左尔格多次写信催促马克思和恩格斯。马克思1877年9月27日回复左尔格“我将和恩格斯一起修改,然后寄给你”[10],但10月19日写给左尔格的信中又说:“我们至今未能共同着手审阅《宣言》”[11],直到1882年年中,在左尔格数次请求出版海尔曼·迈耶尔译本之后,恩格斯最终给了否定的回答,“给我们寄来的《宣言》的 英译本,不经过彻底修订根本不能用”,因为当时已经患病的马克思正在阿尔及尔疗养。恩格斯进一步指出,“在目前的条件下,修订是绝对办不到的”,他无法做细致的订正。[12]

二、1880年代至一战期间《宣言》在美国的传播

从1888年代开始至一战结束,《宣言》在美国的传播进入崭新的时期,特点显著,其一是《宣言》的出版与美国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其二是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职业出版人、出版机构的出现。这一时期,除英文外,其他语种的《宣言》也在迅速传播,德文版《宣言》仍反复再版,这表明德国移民对美国社会主义的影响持久而深入。同时,法语、瑞典语、匈牙利语、捷克语、意第绪语、克罗地亚语、保加利亚语和芬兰语等其他语言版本的《宣言》也在美国出版了,并在这些语言的移民社会群体中广泛传播,这也说明从欧洲移民美国的工人阶级群体之庞大。

马克思逝世的消息传到美国后,美国的工团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等群体于1883年3月19日联合在纽约库伯工会大堂举行了一场纪念集会,曾多次遭到马克思批评的无政府主义者约翰·莫斯特(Johann Most)代表组织方发言对马克思表示哀悼。莫斯特促成美国第一个《宣言》英文单行本在1883年诞生,这也是全世界第一个英文单行本。该版本在封面标注:“由国际工人协会出版”,价格为5美分。该版本是1850年麦克法林译本的再版,不仅多处错译、漏译,还删除了第二部分的十条革命措施。数周后,该版本又被冠以“第二版”重印。在“第二版”的广告中,被宣传的还有同样在1883年问世的《宣言》德文版的新版本,该德文版由北美社会主义协会芝加哥中央委员会出版社出版,是1872年莱比锡版本的重印,包含马克思、恩格斯1872年6月24日撰写的序言。[13]

1887年,马克思、恩格斯的部分作品有了新的英译本,有些虽然没在美国出版,但美国却是“它们的天然接受国”,比如,《资本论》在伦敦出版后,被送往美国进行发售。同年,恩格斯撰写了新的序言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英译本在纽约出版,并将序言发表在1887年6月10日和17日《社会民主党人报》上,该文末尾摘引了《宣言》第二章和第四章几段话,“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他们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无产阶级的运动”,“共产党人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等等。[14]

第一个真正的、完整体现《宣言》思想的英文版是1888年由塞缪尔·穆尔(Samuel Moore)翻译、恩格斯校注的版本。该译本1890年6月7日至7月19日,分7次连载在纽约的社会劳工党官方刊物《工人辩护士报》(Workmen’s Advocate)上。同年11月,该译本在纽约出版单行本。该版本的文本存在不少印刷错误,但1898年、1901年、1908年和1912年重印本,仍以该版本为母本。1898年重印本的封面反面的发行广告特此声明:“单册价格为10美分,购买10册总价为70美分,购买50册总价为3美金,购买100册总价为5美金”,这令人认为,这一重印本或许会被批量出售给社会劳工党的各部门。[15]

三、20世纪初至二战期间《宣言》的新版本及其在美国的传播

在《宣言》20世纪的版本中,首先需要提及的是1901年由印第安纳州的德布兹出版公司发行的英文版本,该版本采用了《宣言》1890年《工人辩护士报》的版本,作为“进步主义思想丛书”(Progressive Thought Library)的第16卷。德布兹出版公司的创始人尤金·德布兹(Eugene Debs)在1890年代因领导工人罢工斗争而入狱6个月,在狱中阅读了马克思的著作,开始转向社会主义。这一时期,美国社会民主党成立。1901年,亦即德布兹操刀的版本发行同年,社会民主党与社会劳工党的一支合并,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共同组建美国社会党。[16]

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出版社会主义著作的出版机构是查尔斯·霍普·科尔(Charles Hope Kerr)于1886年在芝加哥创立的查尔斯·H.科尔出版社,它在成立后的第二年即1887年就在美国第一次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卷英文版。该出版社1899年成为社会劳工党的合作出版单位,随后又与美国社会党合作。1902年前后,查尔斯·H.科尔出版社出版了经恩格斯授权的英译本。查尔斯·H.科尔出版社于1906年、1908年、1910年多次重印该单行本。1911年,《宣言》两次与威廉·李卜克内西的《不要任何妥协》合编再版。此后,出版社对文本重新编排后,将其与《不要任何妥协》合编,于1912年、1913年、1915年、1919年(两次)多次再版。1916年和1917年,美国社会党通过查尔斯·H.科尔出版社两次出版《宣言》单行本。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受十月革命的影响,美国工人运动频发,规模越来越大。1919 年 2 月,劳伦斯、比尤特和西雅图三个地区就爆发了大规模的罢工运动。1921年5月,以约翰·里德为首的共产主义劳工党和以查尔斯·鲁登堡为首的共产党合并成统一的美国共产党,大会通过了《美国共产党章程和纲领》。在1923年至1928年美国经济相对稳定的时期,美国共产党不仅向共产国际靠拢,还注意开展工会活动,团结黑人、妇女、青年等。

随着1930年代大萧条的到来,美国国内阶级矛盾激化。通过领导罢工等活动,将工人们凝聚在周边,美国共产党达到了鼎盛时期。马克斯·伊斯曼(Max Eastman)是这一时期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评论家,对一战后美国的自由思想产生了影响,他创办了美国左翼杂志《群众》(The Masses),担任过《解放者》(The Liberator)的编辑,他编纂整理了《<资本论>及其他著作》并在1932年由纽约现代图书馆出版,其中收录恩格斯校注的英文版《宣言》。

这一时期,《宣言》在美国出版的次数非常有限。1930年代中期,与出版《宣言》相关的组织是产业民主联盟、美国劳工联合会等机构。1933年,美国纽约产业民主联盟为纪念马克思逝世55周年出版了英文版《宣言》,内容包括穆尔译的1848年《宣言》正文以及英国工党领袖拉斯基的一篇论文。1935年,美国劳工联合会两次组织出版英文版《宣言》,该版本标价5美分,发行10万册。1939年4月,美国国际出版社出版穆尔译本,48页,标价5美分,内容包括1888年英文版序言和1848年《宣言》正文,书末有注释。同年,载有《宣言》的《<资本论>及其他著作》再版,这是1932年版本的第11次印刷。

四、二战后《宣言》新版本及其在美国的传播

二战结束后,世界政治格局和美国国内政治形势都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社会主义在多个国家的胜利,反对殖民统治的民族解放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发展,美国实施旨在维护全球头号大国地位的冷战战略,美国共产党不得不进行策略调整。这一时期,《宣言》的传播呈现多样特色。一是美国共产党在《宣言》出版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微妙,不再是这一重要出版物的主要推动者;二是《宣言》在重要纪念活动中的象征意义越发明显,如在《宣言》发表100周年、150周年、160周年、170周年、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等时间节点,都有新版本问世;三是这些新版本附有的“介绍”“出版前言”“编辑前言”“前言”“编后语”对《宣言》理论和现实意义的阐释不断深化。

二战后,查尔斯·H.科尔出版社依然是《宣言》传播的积极推动者,战后美国第一版《宣言》即由该社于1945年出版,该版本封面印有语录:“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无产者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定价15美分,并在此后多次重印。虽然战后《宣言》在美国的出版有了良好的开端,但一切经验表明,马克思主义在任何国家的传播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宣言》的命运亦是如此。1946年,美国工人罢工一浪高一浪,创下近50年的最高纪录,极大地破坏了美国经济,杜鲁门政府为此采取了严厉的措施,制造反动舆论,攻击国内共产党,同时极力阻止马克思主义书籍的出版。1947年杜鲁门政府颁布“忠诚调查法令”,目的是要打击一切民主进步团体和组织。1948年7月20日,联邦大陪审团起诉美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12名委员,罪名是1945年7月传播出版马克思主义著作、文摘和报刊,开办讲习班和学校,指控美国共产党成为“鼓吹和教唆以武力和暴力推翻美国政府的政党。”[17]这使得美国共产党的活动空间进一步压缩。但是美国政府的压制并没能完全阻止马克思主义的传播,1946年,美国纽约兰德学院出版社出版《马克思的精要》一书,共185页,收录了穆尔译的《宣言》、《雇佣劳动与资本》、《工资价格和利润》等内容。

1948年是《宣言》发表100周年,它对整个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意义不言而喻。尽管受到打压,《宣言》所代表的正义、进步力量,在美国知识界并未退却。1948年,老牌出版社国际出版公司出版了若干种《宣言》,内容包括:1888年英文版序言、穆尔译的1848年《宣言》正文、尾注。同年,美国社会劳工党编辑、纽约劳动新闻公司出版的《共产党宣言》百周年纪念版发行后,美国共产党信心大增。时任劳工党书记的阿诺德·彼得森(Arnold Petersen)为新版本撰写了《前言:致特殊的世纪版》,他在文中指出:《宣言》是“科学社会主义两位伟大奠基人不朽著作的‘学生版’”,“仍旧是社会主义者的标准教科书”。[18]这一版本的内容还包括:彼得森1933年为“美国版”撰写的《序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穆尔译的1848年《宣言》正文,以及作为附录出现的《出版说明》、埃米尔·泰切尔(Emil F.Teichert)根据1904年柏林《宣言》德文版翻译的1872年德文版序言、1883年德文版序言、1890年德文版序言、1893年意大利文版序言。该版本于1949年、1954年(两次)、1959年四次重印,第四重印时作了较大修订。至1968年,该版本共重版7次。

1950年代,在麦卡锡主义阴霾笼罩下,大量民主进步人士、劳动领袖和黑人遭受迫害,就连美国新闻署建立的海外图书馆也被指控藏有“共产党和共产党的同路人”撰写的书籍。[19]但查尔斯·H.科尔出版社顶住压力,仍在1950年出版封面印有:“社会主义政党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字样的《宣言》,该版本还在封底为《国际社会主义评论》杂志做了一期广告,它的传播在当时美国遭受了极大的打压和阻挠。此外,美国的亨利·雷格尼公司将《宣言》作为名著基金会丛书的第18种出版,并在1950年两次出版,德裔美国作家米尔顿·迈耶(Milton Mayer)为该版撰写了引言,迈耶在文中敬语读者:“我们学习并探讨伟大的书籍来启发自己。如果我们想深入认识共产主义的性质,就应该面对思考它的人类。”面对美国政府对共产主义的压制和冷战带来的恐惧,出版者站在正义的高度指出:“《宣言》并不是一篇冷静的哲学论著,它是对所有被压迫阶级鼓舞人心的号召。套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来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困扰着全世界。世界上所有的力量都加入了一个神圣的联盟来驱除这个幽灵:教皇和总统,戴高乐和丘吉尔,英国劳工和美国联邦调查局。’马克思道出的名字虽不同,但战争是一样的,如果我们知道敌人的计划,我们在那场战争中的所有人都会更好地武装起来。”[20]在两大阵营对峙、朝鲜战争爆发之时,出版者鲜明的反战立场鼓舞了全世界无产阶级。四年后,当麦卡锡主义来势汹汹时,亨利·雷格尼公司再次出版《宣言》,为该版本撰写引言的美国乔治城大学的斯特凡·波索尼(Stefan T.Possony)教授指出:“《宣言》是除《圣经》以外世界上阅读量最大的图书的说法虽很难得到证实,然而,数百万本以各种重要语言出版的《宣言》被许多作家采用,而且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采用,《宣言》虽然写在一个多世纪以前,但即使在今天,仍然是一种历史力量。”[21]波索尼教授撰写引言的版本从1954年至1969年多次重印,第9次重印版本的引言改由斯蒂芬·J.托索(Stephen J.Tonsor)撰写,托索客观而理性地指出:“明天光明的梦想和今天黑暗的现实总有相当大的距离。为了有效地转化为现实,梦想需要一幅指引方向的地图。《共产党宣言》就是这样一幅路线图。”[22]亨利·雷格尼公司在80年代重印该版本时,迈耶和托索的《介绍》分别被置于到全书的书首和书尾。

1950年代中期,《宣言》还产生了一个重要的版本,即1955年由哈佛大学萨缪尔·H.比尔(Smuel H.Beer)教授编辑的版本,内容包括:未署名的引言、马克思生平简介、1888年英文版序言、穆尔译的1848年《宣言》正文、《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节选)、《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摘自《资本论》第1卷第25章),并在书末附有研究目录。该版本由美国哈伦·戴维森公司多次再版。

1956年“波匈事件”对美国共产党造成冲击。1957年1-2月美国共产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提出,要在共同的马克思主义范围内谋求思想的独立。但此后由于内部矛盾,发生了退党浪潮,1958年初,党员人数下降到7000人左右。

1960—1970年代,美国国内矛盾有所缓和,加之美国政府企图在全世界遏制共产主义阴谋的破产,美国共产党得以公开参加政党活动,力量有所复苏,《宣言》在美国传播迎来了黄金时期,不仅各版本重印次数之多、发行亮之大,而且介绍和研究《宣言》的学术论文层出不穷,为美国人了解《宣言》及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过程,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1960年11-12月,莫斯科举行八十一国共产党工人党代表会议,会上发布了《新共产党宣言》。1961年,美国出版了《新共产党宣言和其他文献》一书,内容包括八十一国共产党工人党的代表会议的简介、穆尔译的《共产党宣言》、赫鲁晓夫的秘密演讲、列宁的遗嘱、毛泽东关于“百花齐放”的演讲等内容。这一版本发行量巨大,指导着美共不断争取合法权益的斗争和寻求与工人运动的结合的实践,对美国社会产生重要影响。

1964年7月,华盛顿方形出版社(Square Press)首次出版由约瑟夫·卡茨(Joseph Katz)编辑的《宣言》,编者指出:“《宣言》比过去一百年来任何一部政治或经济著作都更深刻地影响和重塑了历史进程”[23]。为该版本撰写《引言:马克思烂漫主义》的作者,哥伦比亚大学的哲学教授弗朗西斯·B.兰德尔(Francis B.Randall)从浪漫主义出发对《宣言》进行了解读,认为马克思年轻时的作品“谴责早期工业革命的不公正,不仅充满智慧,而且恰逢其时。它敦促用血腥的暴力来达到一个自由平等的社会。它把人分成不可调和的敌对阶级,并颂扬他们之间的斗争,所有这些思想和言论都在马克思时代蓬勃发展起来,并被马克思纳入《宣言》,成为从浪漫主义时代流传下来的最重要、最矛盾的遗产之一。”[24]至1977年,该版本重印达17次之多。

1964年,美国社会主义杂志《每月评论》(The Monthly Review)为庆祝该刊创刊15周年,重印1933年纽约皇家出版社(Royal Press)的限量本,利奥·胡贝尔曼(Leo Huberman)、保罗·斯威兹(Paul M.Sweezy)在撰写的《前言》中指出:1933的版本是“有史以来最杰出”的版本,此版内容还包括:穆尔译的1848年《宣言》正文、恩格斯的《共产主义原理》、《每月评论》编辑部于1949年8月发表过的《百年后的<共产党宣言>》一文。至1967年,该版本重印7次。1998年重印时,《每周评论》编辑部主任克里斯托弗·菲尔普斯(Christopher Phelps)撰写了编者前言,他认为:《百年后的<共产党宣言>》一文“精确分析了《宣言》的思想及其持久的重要性”,认为它富有同情心而又批判的先入之见“对新一代的学生和普通读者有帮助,有助于他们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意义和价值”[25]。

1969年,美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提出美国社会主义不以任何国家的社会主义为模式,开始探索自己的发展道路。1970年代,资本主义出现世界性经济危机,美国受到极大冲击,失业人数高达500多万。《宣言》传播的进程有所放缓。1970年,美国探路者出版社(Pathfinder Press)出版的英文版《宣言》内容包括:托洛茨基的序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1890年德文版序言、穆尔译的1848年《宣言》正文以及附在书尾的25条注释。托洛茨基的序言是为1937《宣言》的南非荷兰文译本所作。该版本至1982年重印7次,1987年进行了修订,尾注增加到34条,至1999年该版本重印9次。2008年新版本的字体作了调整,增加了页数,书尾增添了索引,至2018年重印7次。

1980年代初,里根上台后,美国的贫困人口不断增多,引起了广大下层阶级的不满,但其国内矛盾处在缓和状态。这一时期,《宣言》的代表性版本是1988年由弗雷德里克·本德(Frederic L.Bender)编辑的“诺顿考证版”(A Norton Critical Edition),由纽约、伦敦W·W·诺顿公司出版,内容部包括:本德撰写的《前言》、《<共产党宣言>发表的事件年表》、《<共产党宣言>的历史和理论背景》、《宣言》的七篇序言、穆尔译的1848年《宣言》正文以及伯特·安德烈亚斯(Bert Andréas)的《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一书的节录等20篇文章。本德在文中指出:自《宣言》出版以来,“就一直是非常激烈的争论对象,在我们的时代仍然如此”,他认为该书是学生们理解《宣言》“最好的文本”。[26]

1998年,在《宣言》诞辰150周年之际,“百年老店”查尔斯·H.科尔出版社重印了《宣言》1902年的版本,并增加了由罗宾·凯利(Robin D.G.Kelly)为150周年纪念版所写的引言。同年,纽约、伦敦两地的维索图书出版社还出版了《宣言》“现代版”,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撰写了引言,此版内容还包括:1888年英文版序言、穆尔译的1848年《宣言》正文。这一年,企鹅集团(美国)的分公司新美国图书馆将《宣言》作为“纹章经典丛书”(Signet Classics)出版。

进入20世纪,两个代表性的版本是2009年华盛顿的雷尼出版社出版、罗伯特·康奎斯特(Robert Conquest)撰写引言的版本,以及2011年企鹅集团(美国)出版、马歇尔·博曼(Marshall Berman)撰写引言即《撕开面纱:<共产党宣言>》的版本。博曼的引言对青年来说,更似一篇战斗檄文,他在文末高昂陈词:“那个留着胡子的经典存在,作为先知的无神论者,仍然有很多东西可以窥探。在20世纪初,有工人准备好与《共产党宣言》一起死去。在21世纪初,可能还有更多的人准备好与之共存。”[27]

除上述版本外,《宣言》还数十次出现在与其他著作的合编本中,如1926年与《雇佣、劳动和资本》、《工资、价格和利润》等合编在纽约先锋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的本质》一书中,1930年收入从英国传播到美国的、由梁赞诺夫编辑的《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一书中,1938年作为附录收录于纽约哈珀与兄弟出版社出版的《比较经济学》一书中并在此后多次重印,1952年作为“西方名著丛书”第50种与《资本论》合编出版,1973年作为《1848年革命》汇编本中的第一种出版,2006年由美国现代国际出版社与《工资,价格和利润》合编出版。

此外,随着21世纪互联网的新盛,世界各地包括美国在内,印制了数百种恩格斯校注的《宣言》版本,通过网络销售到世界各地。

结束语

《宣言》出版后不久,就与美国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1848年欧洲革命后,一批革命者流亡至美国,将《宣言》传播到了美国。这些革命者都或多或少与共产主义者同盟、马克思和恩格斯有一定关系,他们将欧洲共产主义的传统以及亲身经历带到了美国,并在美国与马克思、恩格斯保持通信往来,《宣言》因而得以在美国迅速而广泛地传播。美国虽然不是《宣言》诞生之地,却是除中国、前苏联外,出版《宣言》语种最多、次数最多的国家。

[1] Hal Draper,The Adventures for the Communist Manifesto,Berkeley CA:Centre for Socialist History,1994,p.30.

[2] MEGAIII-4,p. 317.

[3]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

[4] 张忠耀:《魏德迈、左尔格、波福斯特的故事》,中共党史出版社1997年版,第16页。

[5]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54页。

[6] Karl Marx-Friedrich Engels,Manifeste du Parti Communiste,Paris:I’édition fran?aise,1999,p.263.

[7] 巴赫、库尼娜编,山东师范学院外语系俄语教研室译,《第一国际第二卷(1870-1876)》,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1年版,470—474页。

[8] Karl Marx-Friedrich Engels,Manifeste du Parti Communiste,Paris:I’édition fran?aise,1999,p.470.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69页。

[10]同上书,第273页。

[11]同上书,第281页。

[12] 人民出版社马列著作编辑室编:《马克思恩格斯给美国人的信》,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66页。

[13] Hal Draper,The Adventures for the Communist Manifesto,Berkeley CA:Centre for Socialist History,1994,p.66-68.

[14] 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5页。

[15] Karl Marx-Friedrich Engels,Manifeste du Parti Communiste,Paris:I’édition fran?aise,1999,p.477.

[16] Ibid.,p.479.

[17] 丁淑杰:《论战后美共的曲折发展及对社会主义的新探索》,2002年博士论文,第11页。

[18] Karl Marx and Frederick Engels,The Communist Manifesto,New York:Labor News Co.,1961,p.15.

[19] 丁淑杰:《论战后美共的曲折发展及对社会主义的新探索》,2002年博士论文,第24页。

[20] Karl Marx,Communist Manifesto,Chicago、Illinois:Henry Regnery Company,1950.

[21] Karl Marx,The Communist Manifesto,Chicago:Henry Regnery Company,1950,p.7.

[22] Karl Marx,The Communist Manifesto,Chicago:Henry Regnery Company,1969,p.21-22.

[23] Karl Marx and Friedrich Engels,The Communist Manifesto,New York:Pocket Books,1964,p.1.

[24] Ibid.,p.1.

[25] Ibid.,p.40.

[26] Karl Marx,The Communist Manifesto,New YokrLondon:W·W·Norton & Company,1988,p.7.

[27] Karl Marx and Friedrich Engels,The Communist Manifesto,Penguin Books(USA),2011,p.17.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20年02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